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登录| 注册 | 收藏丹奥兽药| 联系丹奥兽药| 网站地图

欢迎来到昆明丹奥兽药有限公司网站!

丹奥20年致力于养猪企业盈利解决方案的服务商

全国服务热线:400-887-9907

热门关键词:配种猪舍方案兽药代理猪舍专用方案猪用多维

配种猪舍专用方案
当前位置:首页 » 丹奥资讯中心 » 丹奥养猪学苑 » 揪心的死猪视频!驳“中医药防治猪病无效”论

揪心的死猪视频!驳“中医药防治猪病无效”论

文章出处:责任编辑: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揪心的死猪视频!驳“中医药防治猪病无效”论扫一扫!
人气:-发表时间:2018-09-29 10:50【


视频中这位像是兽医师的先生说:同志们看看可惜不可惜,他这个猪场已经发生了七天至十天左右的疫情死亡率非常高。而且他们用的治疗方案都是用的西药,我看明显用的药物根本控制不了。而且呢,大多数都是这种原粉、退热针,越打退热针死亡率越高。最后出现了,再打体温就下降了,西药打了越打越抗。最后把它的机体免疫功能破坏,破坏的同时还出现了有混合感染以后呢,不用中药调整导致有药物中毒,还有病变继发症有湿热可以继发血虫(附红细胞体)、猪瘟、伪狂犬..........


近来坊间,尤其是网上广为流行“中医药防治猪病无效”的言论,并且出自高学历人士之手,影响之大非同一般。持论者认为“中医药防治猪病无效”有两点依据,其一,中药味苦,猪不吃;其二,中医讲究辨证施治,针对个体立方用药,而猪的群体庞大,不可能针对庞大个体逐一辨证施治。据此,认为中药是不能用于猪病防治的,既然中药无可应用,中医便失去了最主要的防治手段,自然,中医也就不可能用于猪病的防治。


一、中医临诊的最高境界

毛泽东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中国对世界是有大贡献的,我看中医就是一项”。毛泽东是站在哲学的高度谈中医。中国四大发明:火药,造纸术,活字印刷与指南针为全世界公认,更为西方人承袭利用,国粹——中医药,却因为纯粹的中华文化元素浸润,不为西方人接受被相斥在外。


但是中医治愈众多西医指认绝症的事例,让西方人企图用高科技化学分析与分子提纯技术来破解中医药,结果,众多提纯制剂却没有原方剂的效果。失望,不理解,不仅发生在西方人,国人中那些原以为用高科技提纯物就可以取代传统方剂的知识层,同样陷于迷茫困惑中。


中医药秉承了中国哲学的阴阳理论、五行学说,应用于脏腑学说、经络学说、病因、病机理论中,以指导医疗实践,阐明机体阴阳无形体关系,挖掘出疾病发生、发展、终结的规律(道),完成立方用药、针灸、按摩的为用,以期平衡阴阳,达到防病治病的目的。西医研究的是形而下,是有形体,为体、为器,更多的是利用仪器设备找出患病的脏器,找出病灶,找到病因,以期对抗病因,从而防病治病。


二、中医可不是这样看的

1、传统文化背景的背离

据笔者所知,谬论的始作俑者为高学历的后生,在校学习的是西兽医技术,即或有一点中兽医教育也是略沾皮毛,只知其中医临诊辨证施治这么一回事。改革开放后,大量西方文化元素的涌入,使得年青人与传统文化渐行渐远,原本知道的中医的一点入门知识反到成为否定中医的邪理;西医的直观性对于缺乏生活阅历与医学知识的人来说自然比哲理难会的中医更吸引眼球,基因检测到PRRSV的片段,难道不是PRRS吗?因此,必须接种疫苗消灭PRRSV。


中医认为检出了PRRSV是事实,你能说它与猪体没有共存千万年?那些带毒不发病的个体就是和平共处的证明。发病的个体或猪群皆由于在环境因素作用下猪体内部环境发生了负值的变化,用系统论讲是熵增高了,负熵流少了,用通俗语讲是抵抗力下降了,猪体与PRRSV间的稳态平衡打破了,岂有不发病之理?笔者将病猪放归自然不治而愈的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


西医追查病原如同美国在追查恐怖分子本·拉登,必杀死而后快。中医不找恐怖分子,旨在铲除猪体本身产生疾病的土壤或条件,或改变生活环境,或用中药的性味偏性纠正猪体阴阳偏性即是。西医讲的是对抗,是按人的意志消灭物种,中医讲的是中庸,是大家和平共处。


哪一种方式有生命力呢?鸦片战争后,人造的西药7000余种,到如今,临床实际应用的不过几百种,大部分被淘汰。而从古至今几千年有中药千余种,常用中药300余味,至今无一被淘汰。正如《易经·大传》所言:“有亲则可久”,中庸最有生命力。这种巨大的反差是两种绝然不同的文化渊源的必然结局。杀戮,对抗是没有前途的,中庸,和平共处才是永生之道。


2、偏执的固化思维

国人在此犯了两次思维错误,首先全盘否定了传统养猪,优良体质本土品种丢了,符合国情的分散养殖的模式丢了,多种可利用的饲料资源丢了,得到的是纤弱体质的外来品种,是高密度的不良的养猪环境,是与人争地争粮的结果,是遗祸子孙万代的环境污染。无疑,国人犯了《易经·蛊卦》所言“干父之蛊,意承考也”的错误,一点点本土养猪文化都未继承发扬光大;同时国人又犯了“裕父之蛊,往见吝”,将西方养猪文化不批不判的全盘吞下。


“中医药防治猪病无效”论便是这种蛊斗中的一点涟漪,那看似撩人赚钱的西方养猪文化,却充满蛊虫恶斗的风险,国人已经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若不迷途知返,必将遗祸子孙万代。国人若认为传统文化,尤其是经典著作艰深难懂的话,只要抽一点时间,读一读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或者有关进化论的其它著作,只要沉下心来读一读钱学森的《论系统工程》或者其它有关系统论的著作,只要再读一读《矛盾论》与《实践论》,固化思维是无以现身的,也决不会出现用传统文化否定传统文化的咄咄怪事。

昆明丹奥兽药

三、中医药在猪病的运用

医药是一门赋有中式哲理的科学,其意境之深奥,推理之玄妙,没有生活阅历与临床积累是难以理解的,更无以达到高的境界,如此便有了上工与下工之分。当今,中医药在猪病应用中的问题皆出自下工之手。


1、中药苦,猪不吃中药

猪真的不吃中药吗?笔者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见到放牧的猪在田畈里,田埂上吃马齿苋,犁头草,藕节,芦根,蒲公英,半边莲等。《朝野佥载》曾记述野猪中了箭毒会主动找解毒中药吃的事例。这证明,猪有依据自身阴阳状态,来选择中草药平调阴阳的本能。


笔者将黄连粉剂拌入饲料,猪照样吃,进一步说明苦味不影响猪的味觉与采食;笔者大量临床实践表明治疗剂量的中药散剂同样不影响采食量。当今出现猪不吃中草药的现象是因为人们给予的中草药的性味不适合猪体的阴阳寒热的状态,猪本能的拒绝。正如《朝野佥载》所言:“物尤知解毒,何况人乎”。可见施药之人若看一点中医经典文藉,就不会尚无“物”之理性。


2、没有基本的国医药知识,误诊误医

仅从高死亡率奶猪腹泻的诊疗情况看,猪场兽医多无国医国药的基本知识,没有八纲辩证就用清开灵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笔者告知前药用于热入气分血分的实症,所用之药多为清热凉血中药,如水牛角,清气分之热的黄芩、二花,清三焦之热的栀子,非热邪入里,智昏狂乱不可施用。今奶猪腹泻几近“五脏阳以竭”之虚寒之症,施之无异雪上加霜;而双黄连注射液亦为苦寒攻伐之药,只能用于热实证,今施之于这类奶猪同样耗损五脏阳气,南辕北辙而已。


苦寒攻伐之药在猪病临床上已到滥用程度,仅次于抗生素,可疗效低下。究其由,皆缘于临诊者没有辨证就施治用药,只要体温升高便清凉解表,乃至苦寒解毒中药,却不知,当今猪群的群体体质是阳虚内寒。用同气之偏之中药纠同气之偏之阴阳只能愈纠愈偏,谈何悬壶济世?更深远的负面影响是造成中药用于猪病无效的假象,给真正辨证施治的用药带来巨大阻力。


四、为什么用中药而不是西药

为什么现代猪病的防治效果差,就在于用药与临床辩证不一致或者只治标为治本。我国饲料原料,如玉米、小麦、麸皮、饼类普遍被多种霉菌污染,广为应用的各种霉菌毒素处理剂只能处理日粮中约三分之一的霉菌毒素,未能处理的霉菌毒素,被猪体吸收,形成复合性霉菌毒素病。霉菌毒素是霉菌这一阴物的代谢产物,为阴毒之最。阴毒必然损伤猪体阳刚之气,形成阳虚内寒症;抗生素,同样是霉菌的代谢产物,是阴毒,用于阳虚内寒症的猪体无异雨雪上加霜,自然没有治疗效果。这种阳虚内寒症的形成是通过霉菌毒素损伤实质脏器(特别是肝脏、肾脏),以及免疫系统功能,特别是非特异性免疫功能来实现的。如果此时继发病毒或细菌感染,仅针对病毒或细菌感染应用西药的抗病毒制剂、抗菌药以及单方的免疫增强剂,由于未能治疗阳虚内寒与实质脏器损伤这一病本,故而难以收到疗效。


西药治标,它只是缓解你当前的症状,帮你减轻痛苦。西药一般不能治根。中药可以治本,对于慢性病相比西医有着不可言喻的优势。可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过需要长期服用调理。对于常见小病,由于发病时间短,对身治体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害。西药是可以快速解决问题的。当然中药也可以,只要对症,选对药物,也可以快速治好。


周易

五、中医药必定决胜猪场

世间万物的生存,发展消亡无不是自然造化的结果。蝼蛄不知春秋,朝露不可中日便是这道理。《易经·大传》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内经·灵枢·岁露论》曰:“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浅而易见,中医药决胜猪场同样是天地日月的必然。


现代养猪生产中并不适宜猪只生物学习性的环境,将猪的适应能力推至极限。高密度,不良的空气,霉菌毒素等恶劣环境因子形成的四维应激严重损伤了猪体的阳气。正如《内经》所言:“其生于阴者,得之饮食居处”,特别是霉菌毒素。尽管不少霉菌毒素在猪体内半衰期只有十多小时到几十小时,但每天不断摄入必然形成慢性蓄积性损伤,如果人们都无能改变这一严酷的事实,无能改变由此引发疫病肆虐的事实,那么就存在养猪必然用药的问题。西医西药能一肩挑起此重任吗?显然,事实证明行不通。笔者实践证明中医药正顺应天时,可以主战猪病。


基本一样的不符合猪生物学习性的不良环境造就了中国猪群群体体质的同质化,即阳虚内寒。西医无法对群体体质进行界定,最多诊断为中毒,更缺乏药物进行调治。中医却可以从哲理的高度对病证性质、病因性质、群体体质作出界定,并且有大量的药物可供选择,用中药性味之偏性纠正猪体体质之偏性,从而达到群体诊断,群体防制的高度。以简驭繁,为西医所不及。


饮食居处的诸多病因多为阴毒,“阴毒虽缓而难治,尤不可忽”(见普济方·诸毒门)。抓住阴毒这一病本,只要坚持全群施药,尤其是种猪要坚持持续用药,“缓”而“难治”的阴毒证,即底色病的临床表现在1-数月内可得到有效控制。阴阳协调了,阳气充足了,接种疫苗才能有良好的免疫反应,继发的传染病自当大为减少乃至杜绝,这便是“不病者,盖无虚,故邪不能独伤人”的道理。疾病控制了,生产水平自然会上升。且中药无残留,可留得好环境于子孙万代。这种简易的医技只是中医独有,正如《易经·大传》所言:“易简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能成为易简的医疗技术的,必为天下之理,既为天下理,必与天地相应,其成位之势必将与日中天不可阻挡。故尔,中医药决胜猪病是历史之必然,是顺乎民意之事,是顺乎猪意之事,总之,是顺乎天意之事。


决不能再蹈“干父之蛊”与“裕父之蛊”的覆辙。自然,保留单兵(必须免疫疫苗)的预防优势是十分必要,保留非感染性的临床西药也是无可厚非的。寸有所长,尺有所短,让中医药与西药发挥各自的优势,更好服务于养猪业是天道赋于当代兽医工作者的历史使命;抛弃一切无知与偏见,便是那别有洞天的中国养猪业。

中医看病的思维程序


本文根据芦老师授课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仅供大家参考。

本视频来自网上,与本文内容无直接关系,但可以从中得到诸多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