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登录| 注册 | 收藏丹奥兽药| 联系丹奥兽药| 网站地图

欢迎来到昆明丹奥兽药有限公司网站!

丹奥20年致力于养猪企业盈利解决方案的服务商

全国服务热线:400-887-9907

热门关键词:配种猪舍方案兽药代理猪舍专用方案猪用多维

配种猪舍专用方案
当前位置:首页 » 丹奥资讯中心 » 丹奥养猪学苑 » 再论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底色病

再论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底色病

文章出处:责任编辑: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再论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底色病扫一扫!
人气:-发表时间:2015-04-07 09:15【

饲料被霉菌广泛严重感染是公认的事实

王若军等(2003)调查了我国13个省的玉米、全价饲料,玉米赤霉烯酮的检出率高达100%。亚洲谷物AMAC中心2009年研究报告指出:对玉米、豆粕、玉米酒糟、完全饲料检测黄曲霉毒素、伏马毒素、呕吐毒素、玉米赤霉烯酮的污染,除豆粕与完全饲料中未检出呕吐毒素、玉米酒糟未检出黄曲霉毒素外,其他检测项目在所有被检物中均呈阳性。其中伏马毒素在4种检测物中最低阳性率为97%;玉米赤霉烯酮在玉米中阳性率为81%,完全饲料中阳性率为34%;黄曲霉毒素在玉米中检出率为40%,完全饲料中检出率为39%;呕吐毒素在玉米中检出率为82%,且多为中度或重度污染。这意味着饲料被多种霉菌联合污染,发生的中毒病例自然是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

目前检测霉菌毒素的方法无外乎气相色谱法、高效液相色谱法、气相色谱法---质谱联用分析法、放射免疫测定法、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免疫亲和层析法。这些方法只能检出游离的霉菌毒素。但是,饲料原料中60%--80%的霉菌毒素不是游离存在的,是以共轭化合物的形式存在的,如与葡萄糖的糖苷键结合的形式存在。以共轭化合物存在的霉菌毒素只能在胃肠道经消化作用分解后才释放出来,然而上述的检测方法对样品均未进行预消化处理,所以检出的数值应该远远低于实际含毒量。据此,饲料的实际霉菌污染比检测结果更严重,污染更广泛,猪群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自然是远比想像的更广泛、更严重。

常见致猪病的霉菌毒素的临床毒理学

常见的霉菌毒素有10余种之多。欲明了复合性霉菌毒素的临床毒理学,必须先明了常规饲料原料中含毒普遍且含量较多的几种主要致猪病的霉菌毒素的临床毒理学。

2.1 伏马毒素(fumonisin,FB)

伏马毒素是由串珠状镰刀菌和多育镰刀菌产生的代谢产物,主要污染玉米。属双酯类化合物,共有15种,其中以FB1和FB2存在最广泛,毒力最强。伏马毒素并非什么新发现的毒素,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北方马匹发生的马脑白质软化症就是该毒素引起的。

伏马毒素对猪的毒理作用与马属动物不同,它不是损伤神经鞘的鞘脂,而是呈现强烈的肝毒性,致肝细胞脂肪变性,透明变性,水肿,乃至坏死;还使肝细胞膜崩解,其膜碎片进入血循环,在肺脏被肺血管巨噬细胞吞噬,释放中性粒细胞激活物,改变了肺泡毛细血管通透性,导致肺水肿。伏马毒素还引起主动脉压下降,肺血管收缩,肺动脉压升高导致心衰,从而加剧了肺水肿的发生。

研究表明,低剂量的伏马毒素(>23mg/kg)仅造成肝脏损伤;中大剂量导致肺水肿,但在肺水肿的临床症状出现之前常常就出现肺组织细菌性或/和病毒性的继发感染。在伏马毒素广泛污染饲料的今天,这一临床现象应该是众多猪场猪呼吸道病综合症久扑不灭的重要原因。

病猪初期食欲减损、咳嗽,后出现呼吸困难、黏膜发绀,终死于呼吸衰竭和心衰。

剖检可见全肺脏体积增大,浆膜折光性增强,按压肺脏弹性消失,肺小叶间质显著增宽,肺脏网格状外观更加明显;肺脏切面湿润,从各级支气管切面流出大量泡沫样淡红色液体,水肿的间质切面有清亮液体流出,但不会形成纤维素性凝条;剪开吼、气管可见大量泡沫样淡红色液体充满管腔;若有继发感染,可见散在出血性小叶性肺炎病灶。除肺脏病变外,肝脏肿大,色淡或呈黄色,变性,严重的肝脏质地变硬,胰腺有局灶性坏死灶。

2.2 玉米赤霉烯酮(zearalenone,ZEN,F-2toxin)

ZEN是多种镰刀菌的代谢产物,以玉米的污染最普遍。各种家畜中,猪对ZEN最敏感。6周龄小母猪口服ZEN纯品1mg/d,8d后即出现外阴红肿、乳腺增大。ZEN通过与17β-雌二醇竞争性结合胞浆雌激素受体而呈现雌激素样作用,导致雌激素过多症。表现未性成熟的母猪外阴充血、水肿,阴道脱出,子宫增大、乳腺增生,直肠水肿与脱出;怀孕母猪流产,产死胎、弱仔(八字腿);泌乳母猪乳腺水肿,泌乳减少或停止,断奶至发情的间隔延长,或因卵巢静止而长期不发情;后备母猪出现尿石症,同时卵巢静止不发情。

ZEN还有细胞毒性,对代谢活跃的组织细胞,如肝、肾实质细胞,产生损伤,抑制蛋白质与DNA合成,诱导细胞凋亡。

ZEN还有免疫毒性和遗传毒性,使淋巴细胞分裂转化率下降,诱导淋巴细胞凋亡。并对猪有轻度致癌作用。

ZEN还使公猪睾丸萎缩,睾酮含量降低,精液少,品质下降。

ZEN可以通过胎盘屏障对胎猪呈现雌激素样作用,并导致实质脏器的损伤与功能不全。

2.3 单端孢霉烯族毒素

这是一类由镰刀菌的某些菌种产生的一类霉菌毒素,它们具有倍半萜环的结构。主要致猪病的有T-2毒素、二醋酸镳草镰刀菌烯醇(DAS)、脱氧雪腐镰刀菌烯醇(DON)、雪腐镰刀菌烯醇(NIV)。

2.3.1 T-2毒素 T-2毒素主要污染玉米、小麦、大麦等谷物

饲料。它具有广泛的致病性,刺激消化道黏膜呈现广泛的炎症、溃疡、坏死,病猪食欲减退或废绝、呕吐、腹泻。

T-2毒素损伤心、肝、脾实质细胞,心肌变性坏死;抑制软骨细胞的DNA合成;导致骨髓不可逆性坏死;损伤红细胞导致溶血。T-2毒素的免疫抑制作用使脾脏萎缩,胸腺与淋巴结坏死,干扰免疫应答,抑制肺巨噬细胞的功能。此外T-2毒素还有致畸和致癌性,造成新生仔猪四肢畸形。

2.3.2 脱氧雪腐镰刀菌烯醇 DON对消化道黏膜有腐蚀毒性,

引发消化道糜烂、溃疡、坏死、出血;发生皮肤坏死。DON还是细胞毒,呈现肝、肾功能障碍。

DON具有免疫抑制作用,破坏淋巴组织、使脾脏、胸腺萎缩与坏死,增加T细胞、B细胞凋亡;同时可诱发自身免疫反应,形成免疫损伤。DON对胎儿还有致畸、致癌、致突变的作用。

2.3.3 二醋酸镳草镰刀菌烯醇 DAS与T-2毒素的致病性相似,

引发胃溃疡、胃出血,肝、肾变性,功能障碍,皮肤坏死。

2.3.4 雪腐镰刀菌烯醇 NIV毒性比DON和T-2毒素强。对早期软骨细胞有巨大毒性,直接影响猪胎儿发育,形成畸形、弱仔。NIV还有免疫毒性,抑制淋巴细胞和免疫球蛋白的产生。

2.4 串珠镰刀菌毒素(MON)

MON主要污染玉米。MON主要损伤心血管系统,抑制三羧酸循环酶系统,三磷酸腺苷(ATP)合成减少,导致心肌能量缺失,最终因心肌损伤发生猝死。MON通过抑制多种过氧化物酶活力,使细胞膜的过氧化损伤加重,从而破坏细胞膜与亚细胞膜结构的完整性,发生细胞损伤;而这一病理过程对氧化代谢旺盛的肝、肾、心、等组织的细胞损伤最严重。MON还抑制机体免疫功能,使巨噬细胞吞噬功能下降,外周血淋巴细胞减少。MON还损伤软骨细胞,导致骨营养不良和骨软化。

2.4 黄曲霉毒素(aflatoxin,AF)

AF是黄曲霉的代谢产物,主要污染玉米、花生、饼类,次为麦类、大米。AF是一类二呋喃香豆素的衍生物,以AFB1毒性与致癌性最强,其毒性是氰化钾的10倍,砒霜的68倍。

AF在体内经代谢转化为有毒代谢产物。如AFB1经羧化形成有急性毒性的AFM1,经环氧化形成AFB1环氧化物,是高致病性诱发变性和致癌物质,并与体内赖氨酸结合形成AFB1-赖氨酸的加合物,且在体内长期储存,具有明显的慢性蓄积性中毒的特点。

AF是肝毒性极强的毒素。长期摄入低剂量AF使肝脏发生变性,脂肪肝、肝硬化乃至肝坏死,胆管上皮细胞增生,胆囊萎缩。AF还是血管毒,使毛细血管通透性升高,血管脆性增加、出血。AF还有免疫毒,通过抑制DNA和RNA合成、减少某些球蛋白含量,抑制巨噬细胞活性和补体C4的产生,抑制T淋巴细胞产生白细胞介素与其他淋巴因子。AF还影响钙磷代谢,使公猪睾丸发育不良或萎缩。

2.5 赭曲霉毒素(ochratoxin,OT)

OT是曲霉属和青霉属部分真菌的代谢产物。这类毒素是分子结构类似的化合物,其中以OTA毒性最大,污染面最广。猪对OT毒素极为敏感,摄入1-2mg/kg体重即可中毒,猪饲喂0.2mg/kg饲粮的OTA,90d就出现肾功能障碍。

OT细胞毒性的机理在于抑制蛋白质合成,这种损伤对肾脏、脾脏比肝脏更严重,故呈现小剂量损伤肾脏、大剂量会累及肝脏。OT还有生殖毒性与发育毒性,引起死胎、畸形影响早期发育的精子。

剖检可见肾肿大、苍白、花斑肾(肾皮质间隙纤维化),肝脂肪变性、肝细胞坏死。

2.6 麦角生物碱(ergot alkaloids)

麦角生物碱是寄生在麦类、水稻的麦角菌的代谢产物,麦角生物碱有40余种,均是麦角酸的衍生物,对猪有毒的有麦角胺、麦角新碱、麦角克碱。

有毒麦角生物碱与α-肾上腺受体结合,抑制β-肾上腺素受体引起较大动脉血管与子宫收缩,出现新生仔猪死亡率高及耳尖、尾尖干性坏死,早产;有毒麦角碱可刺激多巴胺受体,对抗催乳素分泌,出现产后无乳,第1胎妊娠母猪乳腺发育不良。

猪霉菌毒素中毒症的临床特点

前述所列10种猪毒性霉菌毒素,并非猪毒性霉菌毒素的全部,有据可靠如桔青霉素、黑葡萄穗霉毒素、展青霉素、青霉震颤毒素等虽未论述,但不意味它们完全不参与临床发病。如此看来,仅就猪霉菌毒素中毒症病因来讲不言而喻是所有疾病中病因最多的病种。

多种霉菌联合污染饲料原料是不争的事实,在同一样品如玉米、小麦、麸皮以及全价饲料中同时检出FB、F-2毒素、OT、AF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猪吃了多种霉菌污染的饲料必然发生多种霉菌联合致病的霉菌毒素中毒症,即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通过对10种霉菌毒素临床毒理学的阐述,可知一些霉菌毒素有各自对组织器官的主嗜性,例如F-2毒素主嗜生殖系统,OT主嗜肾脏,麦角生物碱毒素主嗜血管系统,AFB主嗜肝脏。但是更多的毒素,也包括有强烈主嗜性的这些霉菌毒素更具有广泛的生物学毒性,损害多种器官与组织,其中最重要的是损伤实质脏器,特别是那些代谢旺盛的实质脏器(肝、肾、心),同时损伤免疫系统。多种霉菌毒素联合损伤的结果,使中毒症变得异常复杂。

为了满足人类日益高涨的消费需求,各种高产谷物应运而生且广泛应用。高产玉米在选育高产基因的同时,忽视或难以兼顾抗病基因的选育,玉米在授粉时就感染了多种霉菌;全球气候变暖更有利霉菌发育。诸多因素形成了我国玉米被多种霉菌污染的事实,而玉米在养猪业中广泛的应用就使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具有任何一种传染病无可比拟的广泛性。

与此同时,我国养猪业近30余年集约化、工厂化迅猛的发展,大大改变了猪群生态系统的面貌,原本较强体质的本土品种被外来较弱体质的品种替代。

上述的这些基本情况决定了我国猪群的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有如下特点。

3.1 临床见到的是多种霉菌毒素联合致病的症候群,而不是单个霉菌毒素致病的症状

临床出现频率最高的临床症状是小母猪的阴唇红肿或只肿不红或只红不肿,各阶段猪均可发生的双侧性眼结膜红肿外露,流红色眼泪或眼角有红色眼分泌物附着,脊背皮肤有红色出血点,母猪沿背部中线皮肤呈带状密集黑点(背部皮肤陈旧性出血),腹下与乳头皮肤呈针头大蓝点(皮下出血所致,附红细胞体病亦可出现),猪群(包括食欲正常、体况良好的猪)的体温普遍在40℃左右,1—5日龄猪腹泻;其次是呕吐、轻度腹泻,体表皮肤主要是背中线两侧皮肤出现对称性皮炎、皮疹,体躯皮肤充血发红,脱肛,后备母猪从阴门排出石灰样分泌物(尿石症),流产或产死胎或八字腿弱仔;最少见的是新生小母猪阴唇红肿与红色眼分泌物,产出四肢与头部畸形死胎、巩膜与皮肤黄疸,阉猪与公猪尿闭,体躯皮肤血疱性皮疹,皮肤皲裂、坏死。

上述症状的出现又有其特点,即在不同的猪群这些症状出现的频率不尽一样;个体常常只出现以两个症状,不同个体多有不同症状,个案症状互补多能窥视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的症状在该猪群的全貌。这一点对于走出个案诊断的局限上升到群体诊断的高度极为重要。

3.2 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多以慢性中毒形式出现

这与养猪人逐渐认识到霉菌毒素的危害、认真选购原料、添加霉菌毒素处理剂、减轻了霉菌毒素危害却又不能完全避免有关。

部分霉菌毒素如赭曲霉毒素的体内代谢半衰期较短,约72—120h,部分霉菌毒素,如黄曲霉毒素B1以其蛋白加合物的形式长期蓄积在体内。如果不能彻底规避霉菌毒素的危害,哪怕每天摄入低剂量毒素也会呈现积累效应与慢性中毒。

与任何慢性中毒一样,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具有明显的个体差异性,即在中毒猪群中常常只有部分个体出现前述的临床症状。这极易被人们忽视或认为是个别猪的问题,从而延误防治的时间,甚至直到猪群出现继发的传染病才认识到其危害性。

这种个体差异在临床症状方面表现十分明显,但在大体病理检查(有症状的猪与缺乏症状的猪)却没有不同,均存在实质脏器的炎症、变性、硬化、萎缩等病理现象。这即是慢性霉菌中毒的猪群均有实质脏器损伤的一致性与在临床上的个体差异性的特点。

3.3 呈现多种复杂的致病机理引发的未见记载的新见的临床症状

由于是多种霉菌毒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致病机理必然比其他单一病因的疾病复杂,由此也必然产生一些临床上的新症状。

3.3.1 眼结膜充血、红肿、外翻 西医认为这是致眼结膜炎症的霉菌毒素经血循环达眼结膜对其刺激的结果;中医则认为是霉菌毒素引发肝病外形于眼的结果。

3.3.2 眼分泌物呈血红色 是霉菌毒素经血循环导致泪囊泪道出血的结果,或者是肝脏功能障碍引发凝血机制障碍的结果。

3.3.3 体躯皮肤对称性皮炎、皮疹、出血 是霉菌毒素损伤 两侧脊神经引起。若还伴有对称性皮肤出血则意味不仅有及神经的损伤,还有脊神经分布区域毛细血管的损伤或/和肝病引起的凝血功能障碍。

3.3.4 尿石症 F-2毒素影响肾小管分泌与重吸收功能,原尿中磷酸盐增多的结果。

3.3.5 阉猪与公猪的尿闭 某些霉菌毒素会以原型从肾脏排出,另一些霉菌毒素以仍有刺激毒性的次级代谢产物的形式从肾脏排出。肾小管浓缩功能使毒物在尿中浓度远比血中浓度高,形成对膀胱粘膜的腐脱性炎症。腐脱的膀胱组织与其他尿沉渣会堵塞公猪的狭窄的螺旋形尿道,引起尿路梗阻,发生尿闭。在这样的猪群,如果扑杀同样饲养条件下的母猪,同样可见腐脱性膀胱炎,只不过母猪尿路宽阔且短,不易梗阻,自不会出现尿闭。

3.3.6 体况良好,食欲正常的猪长期低热,体温在40℃左右 F-2毒素可引起公猪、母猪直肠充血、水肿,直肠温度必然升高,而猪的体温测定又是以直肠温度为准的,故表现体温轻度升高,而直肠局部的炎症是难以影响食欲的,只是在广泛存在的F-2毒素作用下检测这些猪体温时可以检出食欲正常但体温升高的猪只,且比例一般占1/3甚至1/2.

3.3.7 肝源性腹泻 高死亡率奶猪腹泻病例中有部分病例是肝源性腹泻,这可以通过剖检1日龄至四五日龄奶猪出现肝脏变性、硬化、胆囊萎缩等病变来诊断。肝脏病变严重的奶猪一吃初乳就会腹泻,部分病例先呕吐后腹泻;病变稍轻的病例会在2日龄至5日龄发生腹泻。肝源性腹泻的机理是肝脏变性、硬化后胆汁分泌减少或缺如,肠道不能充分消化乳汁中的脂肪,将有40%脂肪不能被乳化吸收,亦不能将胰脂肪酶分解乳脂产生的脂肪酸、甘油一酯处于溶解状态而吸收、形成脂肪泻。

3.3.8 新生小母猪阴唇红肿 众所周知,阴唇红肿是F-2毒素危害的结果,新生小母猪并未吃饲料,F-2毒素从何处进入体内?唯一的答案是母猪吃了含有F-2毒素的饲料,F-2毒素在母猪体内通过血循环透过胎盘屏障进入胎儿体内危害胎儿的结果。

这是一个极为重要、人人都可见到的症状,却常被人们忽视。它提示多种霉菌毒素是可以透过胎盘而损伤胎猪的健康。它与剖检新生猪见到的实质脏器的损害一并指明:在霉菌毒素广泛存在于饲料而人们忽视规避或未能彻底规避的今天,中国猪群广为存在先天性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并为出生后的疾病肆虐提供了内因基础。这是对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是猪群健康第一杀手内涵的丰富与深化。

3.4 有多系统、多器官综合性病变

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病猪大体病检表明,肝、肾、脾、心有变性、硬化、肿大、萎缩、出血;胃有出血、糜烂、溃疡角质化生或癌变。

当今,如果剖检死于猪瘟、伪狂犬病的病尸,除有猪瘟、伪狂犬病的特征性病变外,均有肝脏的变性与硬化,然而这一点是猪瘟、伪狂犬病绝对不具有的。湖北某养猪公司一次性交往中粮的百余头肥猪的肝脏全部因变性、硬变被丢弃的诸多事实也指明肝脏的病变应是该综合性病变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可是这一临床特征不是被忽视就是不为人们认识。

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的临床后果

4.1 直接导致生产性能与产出水平低下

F-2毒素危害后备母猪、生产母猪与公猪生殖系统,导致不育,流产,产死胎、弱仔;DON、NIV、OT等多种毒素都有生殖毒性与发育毒性,产出死胎、畸形胎儿。有幸逃脱死胎、畸形活着出生的仔猪,也因霉菌毒素可以透过胎儿胎盘屏障损害胎儿的多器官系统,特别是肝、肾等实质脏器,成为事实上的非健康的新生猪。腹泻奶猪的高死亡率以及全国生产母猪一年只能提供15头左右的商品猪的事实都与这一现象密切相关。

4.2 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形成的免疫抑制与实质脏器损伤的隐蔽性以及临床症状出现的强烈的个体差异性让人们更重视继发的传染病

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固化思维。传染病发生快、面积大、死亡率高,谈传染病令人色变,因此,重视传染病,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研究传染病,拼命研制生产疫苗,防止传染病。这本应是无可厚非之事,并且在单纯传染因子作用下防控是非常有效的。但是在今天,猪的生态环境已发生巨大变化,在环境巨变中的猪的体质内因大为降低,这样,支配传染病发生与否再也不是病原微生物这单一因子了。漠视这一事实,再好的疫苗,再多接种剂量的疫苗都难以发挥它本应有的作用,接种后免疫合格率只有50%是常有的事情,有的猪场只有10%。已确认为病毒性腹泻的奶猪无论用什么抗病毒措施(干扰素、转移因子、卵黄囊抗体、疫苗接种等等)都无功而返,人们只好归结于新的高毒力毒株。

黄帝《内经·汤液醪醴论篇》讲述了一段医学史事:上古之人制作汤液醪醴(米酒、醪糟)是用于治病,但那时之人少有发病,故“为而弗服”,即作为备用;到了中古时代,“道德稍衰”(理解为体质下降),邪气时至,服之万全;到了皇帝时代,人们体质更差,仅服醪醴已经不管用,必须内服中药,外加石针艾灸才能治好病。这是典型的用单因子不能防治多因素支配疾病的事例。

当今为什么会重蹈5000多年前祖先都引以为戒的覆辙呢?当然是固化的思维在作怪。《景岳全书》指出:“病为本之原,标为病之变,病本唯一,隐而难明,病变甚多,显而易见,故今之治病者多有不知本末,而唯据目前,则最为斯道之大病也。”此语不正好道出当今猪病中传染病与霉菌毒素中毒症的关系吗?道出了当今诊断猪病之大忌吗?

《素问·至真要论》同样指出:“知标本者万举万当,不知标本者是谓妄行。”这正是笔者将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定位“底色病”的原由,并非以“底色病”一病而概之。真正厘清两者的关系,将规避底色病与防治传染病并举方可保证猪群的健康回归到正常的轨道。

霉菌毒素中毒症的本质

为什么当今体外试验是高度敏感的抗生素,对敏感细菌性所致疾病无效?为什么越用抗生素越死猪?为什么疫苗预防传染病效果不如从前?笔者以为这些至今未得到解决的问题均与对霉菌毒素中毒症的本质不了解有关。

5.1 霉菌的本质

《普济方》指出:“朽木生蕈,腐木生菌。二者皆阴湿之地气蒸瘀所生也。既非冲和所产,性必有毒。”译为白话是:腐朽的树木上生长菇蕈类,腐败的粪土上生长霉菌。蕈类和霉菌都是阴冷潮湿的地气蕴育的产物,而不是阴阳交会的产物,因此性必有毒。

由此可知,霉菌的本质是阴物。古人在此所指霉菌是有毒的霉菌(况且早已认识到酿制醪醴的霉菌并非有毒)。

5.2 霉菌毒素的本质

霉菌毒素为霉菌所生,霉菌为阴物,所产毒素自必是阴物,且是阴中之阴,应为阴毒之最。

5.3 霉菌毒素中毒症的本质

大凡阴毒之物无不损伤机体阳刚之气,因此霉菌毒素中毒症的猪只在阴湿之物长期慢性侵蚀下不断耗损阳气,终成虚证、寒症。

认识霉菌毒素中毒症的本质对临床疾病防治的重大意义

6.1 中国猪群健康状况是处在里寒症、里虚证之中

如果承认我国没有安全玉米(指霉菌污染),承认我国没有安全的饲料,承认所有的霉菌毒素处理剂不能完全彻底处理掉霉菌毒素,那么我国的猪群就整体处在阴毒之物霉菌毒素的损害之中,猪群就处于内虚寒症之中,哪怕没有肉眼可见的临床症状。这种隐伏的虚寒体质就是笔者形象命名的“底色病”的本质。

6.2 中国猪群流行的传染病不是单纯的热症、实证,而是虚证、寒症

近几年用抗生素治疗检验诊断确诊的单纯的细菌性传染病的效果很不理想,西医可用耐药性释之;祖国医学认为抗生素同样是霉菌的产物,是阴毒之物,用阴毒之物治疗虚寒之证是国医立方用药的大忌,自然没有效果,而且越用抗生素越会死猪。许多猪场残酷的事实证实了这祖国医学的论断。为什么几十年前用抗生素治疗细菌性疾病效果极佳,现在却不行呢?就在于几十年前,猪群没有如此广为存在的“底色病”,传染病是单纯的实证、热症,所以用阴毒之物的抗生素疗效好;如今,传染病是在“底色病”基础上发生的,是一种内虚寒、外实热的病症,应用阴毒之物的抗生素会加重内虚寒症,无异雪上加霜,岂有不死亡之理?

这一论断不仅为应用西药抗生素的结果证实,同样也为应用清热解毒中药的结果印证。许多猪场在抗生素效果不佳的情况下选择了清热解毒中药,多为黄连、黄芩、二花、连翘、大青叶、板蓝根之类苦寒之物,结果与应用抗生素一样,越用越死猪。

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的诊断

该症的诊断是综合性的,鉴于实验室诊断的滞后性,相对价值较小(包括现场快速诊断—胶体金检测法),诊断重点就是临床症状与剖检病变,饲料与饲料原料的眼观检查。

7.1 鉴于霉菌污染饲料均是多种霉菌联合污染,临床上表现的霉菌毒素中毒症均是多种霉菌毒素联合作用于猪体的结果,因此,临床上一旦发现霉菌毒素中毒症的表现即可诊断为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

7.2 小母猪阴唇红肿是出现频率最高的症状,它不仅显示有F-2毒素的危害,也显示猪群已受到多种霉菌毒素的联合危害,应该视为该症示病症状。

7.3 不同的猪场或猪群其他症状多各有侧重。可以将这些症状分为肝病症状(眼结膜炎、红色分泌物、新生仔猪腹泻)、胃肠刺激症状(呕吐、腹泻、吐血)、脊神经损伤症状(体躯皮肤充血、体躯对称性皮炎、皮疹,背部皮肤出血)、泌尿系统损伤症状(尿石症、尿闭)、生殖系统损伤症状(不孕,流产,产死胎、畸形胎、八字腿弱仔,公猪睾丸萎缩)。

7.4 除小母猪阴唇红肿、脊神经损伤症状外,对于其他症状是否为霉菌毒素所致必须进行症状鉴别诊断,否则易造成误诊。

7.5 多个实质脏器特别是肝脏的变性、硬化、萎缩,胆囊肿大或萎缩是病理检查的重点。从前述中可以得知常见的多种霉菌毒素,尽管有不同的主嗜性,但全部都对肝脏有损害,然而在常见的传染病,如猪瘟、伪狂犬病、蓝耳病、猪流感、口蹄疫、传染性胸膜肺炎、副猪嗜血杆菌病、流行性腹泻是不可能见到肝脏的这些病变的。如果有肝脏病变,只能说明这些传染病发生在肝脏病变之后,是在“底色病”的基础上发生的。

7.6 饲料与饲料原料的眼观检查。这是一种粗放的检查,但当今饲料被霉菌污染到用这一粗放的方法也能检出,特别是玉米。用指甲将玉米籽粒的胚芽尖端剥离开就能见到黑色的霉变(正常为米黄色)。至于麸皮、油糠、各种饼类除眼观外,嗅其霉味有无可粗放鉴别。

7.7 饲料与饲料原料的霉菌毒素检测。国家规定饲料中霉菌毒素含量,如AFB1在玉米中≤0.05mg/kg;每克玉米中霉菌数<40个,40-100个为限量使用,>100个禁用。由于测定饲料中霉菌毒素总含量是一件极为复杂的事情,至今没有这一标准问世。然而,危害猪健康的是饲料中的霉菌毒素总含量,并非单一霉菌毒素。可见目前对霉菌毒素的检测有很大的局限性,加上目前检测方法不能检出占到60-80%结合态的霉菌毒素,因此霉菌毒素检测的临床意义甚小。

7.8 血液生化指标检查。这是一项被忽视的检查。霉菌毒素损伤实质脏器会敏感地反映到血液生化指标上。在一些指标上因为霉菌毒素在不同饲料中含量与组成成分不一可能有较大不同,但在肝功能指标上却惊人一致的异常。琥珀酸脱氢酶(SDH)、碱性磷酸酶(AKP)、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AST)、鸟氨酸氨甲酰转移酶(OST)、乳酸脱氢酶(LDH)、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都会升高,这寓意肝功能损伤,肝细胞坏死增多,原本在肝细胞内的酶被释放到血液中。血清总蛋白、白蛋白、β_球蛋白含量减少,γ_球蛋白含量升高,白蛋白与球蛋白比值(A/G)下降,则寓意肝实质损伤、硬化、肝实质性黄疸,乃至癌变。

猪不同于人有多种病毒性肝炎,只有猪戊型肝炎病毒(SHEV)引起的猪戊型肝炎,呈现无症状感染,肝脏没有眼观病变,可以有轻度的显微病变,不发生血液生化指标的明显异常,其他常见传染病也没有类似的异常,所以血液生化指标检查对于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的诊断有重大意义。

7.9 综合判断是关键,不能因为中国没有安全玉米,中国猪群普遍存在“底色病”,一见到有其临床症状与实质脏器病变就诊断为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笔者见到多起有“底色病”的症状与病损,又有明显 猪瘟或伪狂犬病特点的案例,最终诊断为猪瘟或伪狂犬病,并没有诊断为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且按猪瘟或伪狂犬病防治收到良好效果。但与此同时告知必须同时防制好霉菌毒素的危害,才能更好地防制猪瘟、伪狂犬病,达到标本同治的目的。如果仅按霉菌毒素中毒症诊断是收不到好效果的。这体现的是综合防制,而不是在复杂情况下只用单因子处理事物的固化思维,体现的是诊断思维的辩证法。

复合型霉菌毒素中毒症的综合防制

8.1 把好饲料原料关

8.1.1 尽量选择霉变程度轻、籽粒饱满整齐、杂质少的玉米、小麦。麸皮、油糠亦是容易霉变的原料,要购买出厂时间短的麸皮与油糠,冬季库存不超过半个月,夏季不超过1周,梅雨季节不超过5d。仓库要建在高燥处,要有隔潮层,底层原料码放要高于地面30cm;谷物仓库每周用戊二醛熏蒸1次,开袋加工时发现明显霉变原料一律不用。

8.1.2 更换原料。选择几无霉变的糙米或霉变几率低些的小麦代替玉米是规避霉菌毒素危害的有效方法。糙米的营养价值等同玉米,替代时无须更改配方,等量替换就可以。小麦替代玉米必做配方更改,必须添加专用小麦酶,粉碎颗粒要稍大一点。笔者用糙米替代玉米规避霉菌毒素的危害在所用猪场都取得成功,猪场从不安定走向安定,从安定走向生产水平的提高。应用1个月左右,各种临床症状包括一些被人们误认为是蓝耳病、附红细胞体病的症状也都逐渐消失,原本反应低下乃至缺如的免疫抗体水平也慢慢上升。但是这种取代方法不具备普遍意义,中国不可能有如此之多的糙米、小麦供给养猪,然而笔者却是用它佐证了霉菌毒素是危害猪群健康第一杀手的论断。

8.1.3 玉米预加工。用玉米脱皮机将玉米预加工,加工后玉米胚芽尖端霉变部分刚好被削去。用这种预加工玉米配制饲料必须添加1%脂肪粉,因为被削去的部分正是出胚芽油的部分。

8.2 正确认识、使用霉菌毒素处理剂

8.2.1正确认识霉菌毒素处理剂(俗称脱霉剂)。这类制剂均是以蒙脱石等矿物吸附剂为基质的添加剂。这类矿物吸附剂的晶体结构是由硅(铝)氧四面体连成三维的格架,格架中有众多大小不同的空穴和通道,直径为几微米至十几微米,这些空穴和通道构成巨大的表面积,可以吸附或过滤大小不同的其他物质的分子,起到分子筛的作用。这种吸附作用不是化学反应,是纯粹的热力学过程。在同一种物相中,除了吸铁石可以吸引铁外,其他任何物质间都不可能发生吸附作用。吸附只能在固-液或液-气两种不同界面上发生。也就是说,脱霉剂加到饲料在进入消化道之前不会发挥对霉菌毒素的吸附作用的。然而,胃肠食糜是处于胶体状态的,吸附发生在胶体状态的固-液界面上必须考虑表面自由能,即脱霉剂要吸附毒素,毒素必须付出能量突破固-液界面自由能的束缚才能被脱霉剂吸附。可是,每一种霉菌毒素,因自身化学结构的不同决定了突破界面自由能的能力是不同的,因此脱霉剂对其吸附量也是不同的,故至今没有一种脱霉剂可以将它能吸附的所有毒素均以100%效能吸收,呈现各种临床表现。

矿物吸附剂本身是非极性物质,通过离子交换技术,应用改性剂使其变成双极性,可以吸附非极性与极性两大类霉菌毒素。但是吸附规律仍然支配吸附作用。第2代双极性脱霉剂仍然不能完全彻底吸附饲料中的霉菌毒素。

许多脱霉剂添加有酵母细胞壁多糖以增加吸附力,但同样受吸附规律的约束。还有的添加了酶,用以降解霉菌毒素。但降解产物必须是无毒的,至少是减毒的。

检验霉菌处理剂效果好坏最终应看临床效果,即不仅临床症状消失而且实质脏器应该无眼观病变。

8.2.2 正确使用霉菌毒素处理剂。当前流行只添加0.5-1kg/t饲料的做法,据笔者经验添加量偏小,至少2kg/t饲料方可减少临床症状。不能到发病时才添加,不能自认玉米好就不添加,必须常规添加。

8.3 对吸收到体内的霉菌毒素进行解毒

既然饲料已广泛被霉菌毒素污染,脱霉剂又不能做到完全彻底吸附与降解霉菌毒素,那么就必须对吸收到体内的毒素进行解毒才能真正规避其危害。

8.3.1 霉菌毒素中毒症的实质决定了选药用药的方向。霉菌毒素中毒症的实质是虚寒症,因此不能用苦寒凉性药,必须用固本扶阳、舒肝理气、清热解毒、培土健脾的中药或解毒的西药。

8.3.2 中药有党参、黄芪、山茱萸、白勺、条芩、板蓝根、甘草等组方的中成药,如瘟毒清。一般为每吨饲料常规添加2kg,或添加4-5kg每月内服10d,重症的应添加5kg,直到症状消失。中药针剂有全康注射液,只适用于不能吃料的奶猪、病猪,常规量是0.2ml/kg体重,重症可加倍,新生腹泻奶猪可用2ml/kg,每天2次。

8.3.3 西药有诺威素,每吨饲料常规添加500克,重症1000克。另外添加肝肾特补等可明显降低霉菌毒素的危害。

8.4 规避环境应激

8.4.1 防制好传染病应激。以单纯霉菌毒素发病死亡的形式出现的霉菌毒素中毒症少见,笔者只见部分新生奶猪的腹泻、公猪与阉猪的尿闭是以独立的霉菌毒素中毒症的形式出现。霉菌毒素中毒症被广泛确认均是在剖检死于各种传染病的病尸中,这说明霉菌毒素中毒症对养猪业的最大伤害在于它容易继发各种传染病,发生后治疗难度大、死亡率高。因此,防制好传染病,主要是病毒性传染病理应是霉菌毒素中毒症的综合防制措施之一。

防控的重点应是那些进化至今仍不能与猪群共处稳态的传染病,如猪瘟、口蹄疫、伪狂犬病、乙脑、细小病毒病。

搞好日常清洁与消毒,防止病原微生物在环境中富集。

做好后备种猪的同化,使之对众多条件性病原微生物有免疫力。

执行一次引种、在全部循环生产中不再引种的模式,可以有效避免中途引种带来传染病的风险。

8.4.2 规避或减少环境应激。高温、寒冷、高密度、恶劣的空气环境是养猪普遍存在的问题,它们常常综合作用于猪群,构成时间上的应激的积累效应(四维应激),同样会削弱霉菌毒素中毒症的防治效果。

综上所述,复合性霉菌毒素中毒症是猪病临床上出现的新问题,它不仅有该病自身的损伤,更重要的是它为传染病的发生创造了绝好的内因,由此引发众多传染病的流行不绝,并且转移了人们的视线,成为隐形杀手。认清霉菌毒素中毒症的本质对于正确防制本病以及传染病有重大的指导意义。进一步注视与深入研究霉菌毒素中毒症,丰富其内涵,有助于养猪业的健康发展。

昆明丹奥兽药有限公司 猪场服务团队